无启相柳氏

乱花渐欲迷人眼

孟山伯与周英台

【思周下山】

“您比九良周密,好家伙他在台上都不卖力气。”孟鹤堂盯着刘喆,脑子里都是狗粮带点儿邪性带点儿无辜的笑。

这个人啊,包袱翻得绝妙,现挂使得让人拍案叫绝,可就是懒洋洋的。宁愿在台上拼半小时乐高八卦都不带理他的人惦记个啥,走就走呗。

什么时候回来啊我的天呐。

个小没良心的也不打个电话回来说一声,撒出去的九良泼出去的水就没了影儿啊。

刘喆努力往回拽了拽思绪飘远的逗哏,做人难,做捧哏更难,做寡妇的临时捧哏简直难上加难啊。

后台熨大褂的时候少了人盯着黏着,总觉得不习惯。

毕竟九良有老喜欢黏糊糊挂在人身上的习惯,身上总是洗的干干净净带着皂角的清香,日常的体恤衫长袖什么的都喜欢软料子,跟胸前的肚子上的肉感一样嫩软嫩软的。穿上长衫就愿意端着,怎么都难得近身,从学员蓝到重磅丝的华服都没变过。

“孟儿,你大褂熨糊了。”

独守空房·孟嘎一下熄火抽衣服,这件料子可贵啊。

“孟儿啊,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曹鹤阳一推眼镜,镜片上流光一闪。

“我......我没啥事儿,这两天台上感觉都挺好的。”

烧饼推开小四,暴跳如雷。

“你好个屁你好,瞅你这两天魂不守舍内样,你这说相声还背书呐?真当什么玩意儿都能站台上是吧......”

四爷开始拼命捂队长嘴:“孟儿,这两天刘喆老师打补丁,但也不是长久之事。你多换换人试试,找找合拍的风格,到时候才能长久啊。”

宛如择偶现场的孟儿:“队副,九良他......啥时候回来啊?”

曹师母嘴角上扬,一手摁住扑腾扑腾闹着闹着开始开始勾勾又丢丢的队长,一手虚推了下眼镜,“看着情形大概是被家里人绊住了,前两天打了电话也没人接,估计通讯也受了点干扰。这是他家地址你拿着,九良说了,兹要你愿意跟他搭,这辈子他都跟你。”

“孟哥,你说咱俩搭档能搭多久?”
“凑合过呗还能离咋滴。”

不离了,遇上这么个熨帖的不容易,说啥也不离了。

【访周】

寻找小九良的过程写下来都可以出一部堂堂流浪记了。

孟鹤堂拿到队副给的地址还懵了懵,谁家地址是一条街啊?我看你就是跟我小可爱不过去,想做死我啊!

直到被保安,或者是私人保镖们“请”到别墅小厅的时候弱小的社会孟还是懵的,这啥玩意儿咋发展这么玄幻呢?

“你就是周航说相声的搭档?”沙发后一个背影渐渐清晰。

“你谁?”

“周航的母亲”刚站直的窈窕背影顿了顿,“生身母亲。”

老老实实的乖巧孟:“嘎?他还有继母养母?”那得是多惨的身世啊,亲妈是青春永驻的重度中二患者,还有复杂的家庭成员,老实孩子咋都不跟孟哥倾诉倾诉呢,多说说也不至于自闭了......

周母绕到孟儿面前打量来客:“你回回神,他只有一个妈。”

“阿姨......姐姐好。”

周母忍了忍忍住心底上涌的喜悦......

“航航说他喜欢你?他怎么会喜欢你这么个......难怪他喜欢你。”

食色性也,长相甜美性格乖巧,想想周航的人生轨迹,周边不是硬汉爷们儿就是心思深沉的水蛇腰女郎,难得遇见棉花糖一样的人物,阳光不见风霜。

“姐姐,我跟九良是搭档,搭档之间哪有不互相欣赏的呢。”

就一点不好,可能是个傻子。

周母叹口气:“你们两情相悦也好周航一厢情愿也好,周家不可能承认你们的,当断则断吧。”

孟鹤堂:她在说什么玩意儿我们是兄弟情啊等等我们是兄弟情吧?航航喜欢我是怎么个喜欢法我也挺喜欢他的关键是很想他啊......

周母看着双眼放空吧嗒吧嗒往下掉泪的浅泪窝少年忍了又忍:“诶我说你这么大的人了......好吧好吧带你去见周航,”

评论(7)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