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启相柳氏

乱花渐欲迷人眼

孟山伯与周英台

【楼台会】

孟家祖传的规矩,一般一家子都是住一栋别墅,一口人一个大套间,各玩儿各的谁也不吵谁。

但分家以后九良他爹连同住一个屋檐下都觉得呼吸不畅,终于选择瞒着老太爷去周家名下各大度假山庄流连了。

周航回祖宅以后独霸别墅,终日举铁无所事事,闲到隔三差五踢踏着拖鞋去给老爷子问问安添添堵。

孟母几乎常年都在总公司,吃住都在办公室解决,难得回家一次还瞄到孟鹤堂在院墙外徘徊,一看就别有用心、用心不纯、不纯动机、动机可疑。

身为母亲她很开明,儿子只要能幸福想干啥干啥,想干谁干谁,她都不拦着。

但身为周氏的直接负责人,她得把着周航这一关。死男人自己挂了就挂了,留下来一堆风流遗孽对家里的矿虎视眈眈,航航作为根正苗红的太子是一定要继承家业的,继承航航的也只能是皇长孙。

孟鹤堂无法生育是她唯一不能接受的点,这两个人,必须得断。

很多年以后孟鹤堂心满意足地撸着怀里的九良的时候,时不时脑子里还是会闪现一夜暴圆的爱人从实木旋转梯上盘旋着奔来的样子。

周母看着蹬蹬蹬下来的团子噎了一下:“航航,你不能再胖了。”

九良扁扁嘴,难得真情实感地委屈了:“我也不想这样啊。”

堂堂搂了一把背带裤赶紧上前把静止在最后一阶梯上的九良薅过来护着,满足地呼噜呼噜头毛,扭头劝着身后的周母:“九良没胖,他就是之前健身锻炼身体瘦得厉害,现在恢复了一点儿姐姐你就不大乐意了,您看这样多可爱啊~”

可爱良奥特曼抠哈脑壳:“孟哥你这什么辈儿啊?我家就别抄伦理哏了吧?”

“叫姐怎么了?航航,人家愿意怎么叫就怎么叫吧,他是客人,永远都是客人,明白么?”

“那孟哥睡客房吧。妈我带孟哥去他房间看看,您先回吧。”

“......我是让你认清身份不是让你引人入室的!”

晾在楼梯下的生身母亲如是挣扎道。

空手而来就在背带裤前兜揣了个手机的堂堂好奇的东张西望,还没来得及消化要住下的既定事实,进了洗漱用具充电器电视电脑电冰箱单杠哑铃举铁器一应俱全的房间才后知后觉地发问:

“九良宝宝这是你的房间嘛?”

九良回眸一笑亮出一排大白牙:

“不,是你的房间。”

“......啥?”

“孟哥,为了堵老太太的嘴要委屈你今晚住客房了,你要害怕的话我可以来陪你睡的。”

刚刚被周母打开新世界大门的堂堂咽了下口水,努力把脑子里的黄色废料排出去。

孟鹤堂一边儿坐下尝试举铁一边儿好奇地提问:“宝贝儿你家到底是干啥的呀?咋一家都神神道道的?”

“开矿的。”

举不起来的堂主顺势呆滞了:

“......啥?”

“就是......我家有好多矿。”

“我的天你家这么有钱啊......那你还跟我说相声嘛?”

这是个致命题,怎么问都不对,正面直刚有道德绑架嫌疑,迂回问法又显得自己不大愿意跟着孟哥。

九良的小思路九曲十八弯,这空档孟孟已经泫然欲泣准备刹车了。

“您跟我在一块儿,开心嘛??”

“开心啊,比去百岁村还开心。”

“还有呢?”

“比开专场还开心......不对,你要是不在我开不成专场。”

“这说的,没我你还不说相声了?”

孟鹤堂突然转移话题“我要是个戏曲演员呢?”

九良下意识接茬:“那我就不说相声陪您唱戏了。”

说完才意识到不对,“你上我家对活儿来了?”

堂堂笑得青春洋溢天真无邪:“你看你不在我边儿上,活儿倒是没落下。咱俩注定得说一辈子相声,你就别反抗啦!你越反抗我越兴奋。”

“......行,我给我堂弟打个电话。”

“嗯?”

“家里的矿得有人继承,我伯伯倒插门去了要不也轮不到我来争家产。没事儿我给秦霄贤打一电话让他回来整一下,他没脑子但我妈有啊。按我妈宁愿喂傻子都不便宜野狗的个性来看,这事儿能成。到时候咱俩管自己说相声就行,可能就是穷了点,但日子也能过。”

孟鹤堂被迂回复杂的家族战唬得一愣一愣,终于完美错过重点:“谁是傻子谁是野狗啊?”

难得长篇大论结果逻辑付诸流水,搁谁谁都不乐意。

圆乎乎看似无害的周九良又回到了站桌子里面的状态:“你这脑子真好,遇上吃脑子的僵尸百分百能活命。”

洗浴室的构造十分适合某种play,玻璃雕花隐隐绰绰,偌大的房间偏偏玻璃内边是淋浴澡池外壁是大床,这可叫人如何是好。

晚上堂堂盯着毛玻璃里洗澡的模糊人影又一次咽了咽口水,谁是傻子不知道,今晚,可能真得出一个夜不休的野狗了,随即桀桀怪笑:

“今晚给你一个第一次。”

【化蝶】

从前有一只贵族冷淡回纹蝶和一直大翅膀橙黄可爱蝶,后来他俩相遇了,没羞没躁地一起说了一辈子的相声。

漫漫蝶生,风雨来时相互扶持,彩虹显出翩跹共舞。

虽然舞蹈中总是相互嫌弃并总是被一只翅膀堪比蜻蜓翼的竹竿儿细长蝶给打扰。

不过竹竿儿傻蝶没完没了地磕话筒的时候被一只牛奶蝶捡走了,酱酱酿酿以后孵了个奶球蝶出来,一家三蝶在牛奶蝶的操持下过得还算不错,竹竿儿蝶也总算有了点蝶样。

贵族蝶与可爱蝶越飞越远越飞越高,过上了身边只有彼此也只需要彼此的日子。



【我发誓我真的堂良堂纠结了无数天后来发现,只要化蝶不写成车我就啥烦恼都没有辣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