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启相柳氏

乱花渐欲迷人眼

凤还巢(中)

月照人间遍地愁。

阿陶不敢推窗举杯邀明月只能埋头喝闷酒的时候,还有一个人也在借酒浇愁。

区别大概就是阿陶在月下发光,而此人在夜间隐身了。

“好你个陶云圣,老子当初就不该收留你,还拜个p的把兄弟
......嗝......现在入赘豪府成了东床快婿,早嗝把我给忘了吧......内郭麒麟听说是个漂亮又娇小的小公子......嗝倒便宜你了......人在怀还能记得住老哥哥......嗝......啊呀我也想要媳妇儿.......”

张九龄梦想成真的时候已经是翌日清晨了,叫醒他的并不是梦想——纨绔子弟不需要梦想,叫醒他的是自己嘴里嘟囔了一夜的于府后院悄悄潜逃的逃姓云圣以及陶云圣的求生欲。

“哥哥......九龄哥哥!嗳吖九龄我的爸爸耶!”

“欸......儿砸......”

九龄被一把攮醒的时候阳光正撒在塌前陶阳的背上,半梦半醒间觑着光芒万丈的阿陶眯了眯眼,过会儿又倒头睡了,嘴里念念有词儿:“不要兄弟不要兄弟,要美人要美人......兄弟如手足当断则断,美人如衣服裸奔要不得......”

贵族落魄不如倌的公子陶阳都气笑了,一股气从脚底顶到脑门儿透过鼻腔吼出来:

“兄长!我要走了!”

九龄登时吓清醒了:“走?你不是要招赘?你走了新郎怎么办?”

“随他去吧,哥哥,我今儿是特地来告别的。前路珍重,待弟功成名就定会报答您的恩情!”

......这就是永别了吧?

心里虽然不信,但九龄依然铁汉柔情:“没事儿,哥哥岂是图报答的人。你放心去吧,周旋于郭有我,我院子里还有匹千里乌骓,弟若不弃尽可带上,保管这世间没人追得上zei得着!”

这边厢陶云圣千恩万谢扳鞍认蹬策马奔走不提,这边厢极具仪式感的张九龄已经让家里的铺子加紧赶制喜服了。

携着三媒六聘上门的九龄很自信,于老爷子话都放出去了肯定得成一门亲。

不娶白不娶,娶了不白娶,他张九龄德智体美劳俱全金银财宝车皆有,洁身自好父母双亡带产入赘却也无妨,这样打补丁的的乘龙快婿哪里找。

小机灵没猜错,成天乐呵呵的于老爷眉毛扭了又扭,最后还是对淡定喝茶的小黑鬼点了头。

新郎不是内个新郎,新娘不知道。

新娘也不是内个新娘,新郎也不知道。

可见老天是多么地公平。

也不完全公平。

盖头掀开的那一瞬间九龄也没有很不满意,唇红齿白的九龙被一身喜冲得荧荧带光晃人眼,就是觉得小姐姐最近伙食忒好圆了不少。

胖了也好,好生养。

直到不能接受白月光变黑苍蝇的九龙惊悚地站起来指着他你你你你了半天。

“我也不喜欢高的。”

九龙这个暴脾气哟,上去就薅头发:

“你当爸爸看得上你呢你还敢嫌弃爸爸!”

“我是你爸爸!”

当晚洞房的声响激烈得吓人,于老爹一边揉着桃儿毛呼噜着吓到了的郭爸,一边忍不住叹了口气。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