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启相柳氏

乱花渐欲迷人眼

人间好时节

各种奇怪预警,极度ooc

德云cp如何过假期。

当然,阿陶和小辫儿一个走穴一个参加节目录制,名人不配泳有假期。

【这是一支口红您看您能亲我一下嘛】

当陶阳接过王梦婷递过来的没拆封的救急口红时,他还没意识到危险正在靠近。

毕竟,常年戴髯口的老生突然客串女兵,生理心理以及身外之物的准备,都缺。

阿陶填口红的时候突然被化妆镜边灯泡串的黄光晃了一下,眯了眯眼脑子里出现了一张聪敏憨态又时常自以为隐蔽地暗自鼓劲儿的脸。

怎么会想他呢。

成熟稳重陶老板只是顿了顿,旋即继续严肃认真地给自己润色戏曲独有的元宝形红唇。

层层叠色层层艳,层层艳绝层层波。

成熟稳重陶老板突然从抽屉里翻出自己连着充电宝的手机,发了条信息。

在十五块钱一大桶的马利油彩卸妆膏即将被挖出来糊脸前的零点零一秒,夏老板和八老板默契地把人一拎扔上了返场的舞台。

顶着老生妆硬加红的固执旦妆再返淮河营也不合适,返未央宫简直就是给观众耍哏儿的机会。

破罐破摔,干脆张口摘了朵梅派,海岛冰轮初转腾。

于筱怀接到信息八百里加急从夜宵摊上抽身架着机车乘风而来,闯入观众席的一瞬间看见了唇红齿白的小师叔。

小师叔眉目间都是微醺的颜色,眼神迷离地唱着嫦娥离月宫。

奴好似嫦娥离月宫。

我愿意当一辈子的吴刚,他想,我可以一辈子守着桂树与斧子,等着我的嫦娥时不时来看我,时不时狭猝地撩我一下,又离开。

没关系,我心甘情愿。

台上的嫦娥和台下的玉兔们多多少少被冒失的卡不上点的吴刚惊醒了靡靡的美梦,以至于阿陶从后门悄悄溜走,在一片了然的目光中坐上筱怀后座的时候依然没有卸妆。

夏姐姐可太抠了,阿陶心想,用他一点儿卸妆膏都用不上。

浓云蔽月,路灯昏暗的光照在筱怀准备目送阿陶上楼的身影上,一看就是要发生些什么。

阿陶踩上三级台阶又往回退了三级,踱着碎步脚跟撵脚尖地踩到筱怀跟前,抬首露出晶晶亮的眼睛和嘴唇。

“筱怀。”

于筱怀想了想,上前扒下了小师叔身上披着的外套。

“您甭费心,没事儿我自己带回家洗。赶紧上楼吧夜里冷。”

阿陶,愣了愣,眨眨眼睛。

“筱怀。”

瑟瑟发抖失去理智的筱怀想了想,又把外套给人披回去了。

“筱怀。”

于筱怀觉得自己入了魔,他忍不住伸手捧起了往日不敢触碰的脸。

这双手像什么呢,像粉丝们发现自家偶像不显山不露水拍了个颠倒众生的时尚杂志时还没反应过来就下单的手。

“筱怀。”

过分优秀以致母胎单身十八年的于筱怀不知情为何物,也不知男孩子闭上眼睛或是仰头一直盯着你就是要亲亲。

他只知道,他在月光下不受控制地吻了他的嫦娥。

“上来喝杯茶么?”嫦娥悠悠开口。

极为明显的负距离暗示,真适合这样的夜晚。

窗前交叠的影子也没有辜负这样的月光。

【这是一支冰淇淋您看您能跟我走嘛】

像绝大部分的东北老爷们儿一样,孟鹤堂好甜咸口,尤爱甜食。

但,众所周知,令人开心的东西往往热量都很高。

“没事儿您吃吧,我给您兜着。”

酱紫色的小媳妇儿已经假做不经意第三次经过甜品店了,再看不出来小寡妇的意图自己就该是个鳏夫了。

“可是,冰淇淋很容易胖诶。”

“没事儿”周九良露出一口白牙笑得乖巧,“我带你锻炼。”

选择性无视九良日渐向李云杰孙越等重量级捧哏靠近的身形,孟鹤堂喜滋滋挑了个甜筒。

香芋色,很衬今天的衣服颜色。

坏事儿的节点就在九良眼睁睁看着阳光下晶莹剔透的孟鹤堂伸出灵巧的舌头嗦了嗦晶莹剔透的即将融化的甜筒尖,又不知死活地舔了舔晶莹剔透的上下唇。

大旗曾经说过,嗦,就是含住然后来回舔。

周九良面无表情地夺过甜筒,拽着人进了救生通道。

孟鹤堂属于没日没夜型工作狂魔,不规则的饮食导致的低血糖使其在极亮到幽暗的光线变换中瞬间双目失焦。

视力回归以后刚好看见甜筒被人咬了一大口。

“你......那是我的甜......”

像是正等着猎物开口,九良迅速把嘴里的甜腻哺到对方口中,交换津汁直至它们失去甜味。

坏心眼的小胖子开始啃食糟糠晶莹的让他惦记已久的丰唇,一边还要嘟囔:“我这可是在,帮您做运动啊。”

堂堂瞪他一眼,挣脱了脑后勺大手的钳制就要开始对这不讲道理的人开嘴炮,嘴里突然一凉。

早已融化得不成样子的甜筒怼到堂堂嘴边,没有被尚未张开的唇舌舔舐,却被临时主人的一根指头恶意搅动着。

指头朝另一个方向去抠的时候,成熟的少年忍不住迎接。在指腹刷尽贝齿之后却要装模作样地往地上啐上几口:

“呸呸呸洗手没有啊也不嫌脏。”

“忘了洗没洗,不如现在洗洗?”

九良用膝盖顶在猎物的双腿之间,右手继续抠下一块冰淇淋后往下送去,左手终于把破败不堪的甜筒掷掉,又忍不住从脖子抚摸至领口以内,把满手的香芋味道涂满猎物衬衫里的领地。

水声渐渐蔓延的时候已经辨不清是体内的泾河涌动还是外来的渭河肆虐,泾渭混流不再分明的滔天巨浪终于在堂堂岌岌可危的理智下平静。

我是长辈,你是我养大的崽。

理智,一定要理智。

“周九良,今天我要是没有干净的衣服走出这个地方我就把你三弦儿劈了烧火。”

【还有饼四九辫等我一等】

评论(16)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