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启相柳氏

乱花渐欲迷人眼

夜半嘴贱想叭叭几句
起因是刷B站的阿陶唱段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弹幕“感觉陶阳都可以自成一派了”。 对戏曲不了解的看看也就刷过去了,但是个人感觉内,咱们粉随蒸煮,得严谨。
首先吧,咱们十几岁开个人专场的阿陶宝宝,小时候虽然调门儿高,但绝对不是瞎唱啊,唱啥都特有流派的特色和韵味,范儿正,“神童”两字儿不是那么简单的呀。这也是老戏迷们这么捧的原因。
倒仓后专攻的麒派,正经是麒麟童的门生麒麟童的味儿,而且是相当“老派”的一人,传承得相当不错,哪里就自成一派了?
【德云社是个好地方啊,太平歌词就不说了,二爷的骆派大鼓,我陶的麒派,味儿可太正了我的天】
最后重点说说“自成一派”的事儿,这在梨园行绝不是什么轻松的事儿也不是什么好事儿。当年茅茅刚有想成派的苗条就被袁老一掐,现在袁老都故去好几年也依然不敢重提。四五十年从艺的三度梅兼省级剧团团长的茅茅尚且如此,何况是97年的陶老板。阿陶宝宝多谨慎懂事一人,连封箱从不往中间挤,捧杀就是一口传百口,何苦给招事儿内。
(这里没有说自成一派不好挤兑改革派演员例如某瑜某敏的意思!!!绝对没有!!!没人搞新路子搞新戏那我陶和我桃的死守也变得意义不大了嘛)
您要是真支持青年老艺术家内,就多听听他的戏,有能力的也多支持支持麒麟剧社的戏,麒派名剧斩萧何最近正在巡演哦亲们~

评论(11)

热度(21)

  1. 娇嗔杀无启相柳氏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