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启相柳氏

乱花渐欲迷人眼

《香罗记》
富商孟鹤堂与其妻周九良温存后离家赴宴,嘱咐九良在家好(别)好(进)休(厨)息(房),九良多听话呀,扭头就做葱油面去了。

其子九泰刚挤兑完新来的西席秦霄贤秦秀才,看着抹着泪坚强地打着哈欠的老师,终于良心发现给抱了床被子。

熊孩子的熊就熊在他自己一无所知,抱的爹娘主卧的被子不说,还用九良的香罗带缚被,九良(堂堂)的私(情)人(趣)物(用)品就这么泊到了秦秀才的房里。

【原始黄宝版《香罗带》的确它充当了这个调情作用,堂堂用它把九良绑起来play了,是以香罗带落在了房中被间,逻辑十分通顺撒。文明舞台以后这折就摘了】

富商堂饮宴后回府咣叽就遇见了儿砸,顺手就拐去探望了下据说气得不轻的秀才,盖里盖气地给年轻秀才拉了拉被角以后一斜眼儿就瞅见了自家房里的香罗带。

堂堂:???
爱是一道光,他把我点亮。

然而堂堂作为一个被架空的富商队长,他谁也揍不了。

回房吧,先忍忍,万一大吵大闹起来隔壁看笑话多不好。

退一步悔天怨地,忍一时抓心挠肺。

看着难得开心的九良和桌上的面贼来气,越想越气,阴阳怪气。

九良:起来别坐地上了,吃面

堂堂:不起,你找别人去吧。

九良:起不起?

小媳妇儿堂:不起!

冷淡老艺术家直接回房往床上一躺,不起算了。

地上的堂:???
嘎————

富商堂坐不住了,命运和绿光让他拐去了秦秀才房门口。

睡了一下午的老秦终于醒了,醒来后依然懵着。
门口DuangDuangDuang敲门:秦秀才,我来啦,开开门吧。

懵秦揉眼:你谁?

扮骚裝浪对堂主来说毫无压力,但性冷淡奶音这种高难度伪音就相当难为人了。

孟鹤不顾一切堂:我周九良。

处找被子和枕边人的九良:???

孟鹤堂:是我周九良呀,看上你了想跟你过日子,开开门吧外边冻嗖的。我这么宜室宜家温柔可爱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能弹三弦能打快板儿和师兄,你难道不喜欢我嘛?

好容易缓过来的老秦一脸空白:哈?啥玩意儿?

孟鹤堂:少年我都这么撩你了你是不是不行?

老秦:谢谢您叫我少年,不过咱吃队长的住队长的架空他就算了还要绿他是不是太不是人了?

堂主捂住嘴巴不让自己笑出声来,准备撤退的时候就听一声晴天霹雳:

没事儿,孟鹤堂不行,我们是合约婚姻,你要是跟我奶球以后所有的狗粮我包了。

富商孟拽起媳妇儿拔腿就跑,兴致勃勃拔栓开门的老秦面对空气再一次陷入迷茫,许久过后开始后知后觉地愤怒:太不友好了这家人。

孟鹤堂:媳妇儿你看我赚的钱!都给你

冷淡良:赶紧去世

孟鹤堂:媳妇儿你看我给你扯的新布,可漂亮了咱做身新褂子肯定好看。

冷笑良:穿上勾引别人多不好。

孟鹤堂:媳妇儿你笑一个呗?

冷酷良:我都不理你呢。

孟鹤堂:我错了。

冷漠良:哦。

孟鹤堂:今晚你在上面。

却说秦霄贤在周门孟氏一家的热情相坑下终于痛定思痛赴京赶考脱离魔窟。中举分配后勤勤恳恳干活攒奶粉钱的老秦在一个天人共悲的雨夜伏案誊写时想起了金主九良。

罢辽。

不想奋斗辽,赐我一个富婆吧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在他敲门的时候就把人摁住,卖身养奶球。

要不再回去问问?万一,富商堂真的不行呢?

老秦的旅行说走就走,一封说明来意的花笺入府,相当行且正准备行的富商就被踹下了床。

九良:您费力走一趟,真对不起那晚上其实是九泰胡闹,不过我们周家是很负责的,人在这儿,你带走。

老秦左手奶球右手九泰陷入沉思,感觉肩上的单子越来越重。

九泰:不要着(zhuo)急,我偷我前夫的钱养你。

评论(10)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