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启相柳氏

乱花渐欲迷人眼

跪池(下)

满怀情愁的辫儿并没有想到他们小两口的情感问题以一种疾风骤雨的速度肆虐了整个世界。

谁也没想到送钱包的包包进门第一件事不是敲门(当然最后他也没敲,推门就进了),而是眼疾手快地留了张九郎跪地照。

照片上九郎在萧索的客厅正对着背椅跪着,椅子与九郎之间一片碎纸残骸,右手边墨竹背景墙里嵌的电视放的是一档民生新闻,刚好放到被老张调和准备离婚的小两口大打出手。九郎出镜的背影弥漫着忧郁,怎么看怎么像教主训完九郎撕碎了不知什么纸愤怒然后起身并罚跪九郎的家庭暴力事后现场。

包包怀揣宝贝苦于无处显摆,掐了掐时间感觉队长夫夫应该已经床尾合了,降低风险预估值以后,恶从胆边生就发了微信,还手动@杨九郎。下边跟了一群只会哈哈哈哈的沙雕吃瓜群众,大家都很猥琐地帮忙呼叫,更有甚者,存图发私信。

最令九郎痛不欲生的是,还有人发了彩信。

8102年了朋友们,还有发彩信的,真是瞎了心了。

春姐之所以为全德云艺校的春姐,就在于他毫无畏惧。他一个顺手发微博圈九郎了,还配了个极为标志性的冷笑。

一旦触及爱豆情智双商就降成后期祥林嫂的迷妹们被这颗天降陨石砸晕了。

我真傻,我单知道cp成真是有糖嗑的,哪怕不发博不同框,糖也就在那里不离不弃。不知道同居了也会有矛盾,火花擦得太频繁也会起火烧着爱巢导致劳燕分飞。

一时之间全网哀嚎遍野,粉丝儿及心怀不良的路人通过私信、话题、艾特等各种方式努力求证均不得回应。优酷土豆八卦主播火力全开,微信公众号开始分析两人一路经历及爱人之间相处之道,B站剪刀手含泪虐人虐己,乐乎虐文泛滥成灾。这个时候哪怕有人说他俩死一块儿了都属于是殉情的ooc糖了。

玫瑰园众人在张云雷身边反复出现欲言又止,老两口也明里暗里捎带了两句让他注意。

老成的崽儿摁住了放下手机往辫儿哥哥身边冲的郭麒麟,走向前往辫儿的膝盖上弹了弹。

这辈子从没这么恨过手机和先进现代通讯技术的九郎差点就挂了大林的电话,想了想前程未来,求生欲让他点了接听。

“九郎九郎,老舅腿血红一大片死活不肯去医院!你......”

“等我!”

一路上九郎连住院时如何协调陪护与工作都想好了,应对方案准备了好几个档的,就差去八宝山定个相互挨着的归宿了。

他下了车几乎是冲进园子,奔到房间口又停下来顺了顺气息。

深吸一口气,拧开了门把手。

二爷眉眼间都是抗拒,郭麒麟攥紧双手眼眶泛红眨眼就被陶阳拉出了门。

“九郎,我没什么事。”

看着再次坐上轮椅的枕边人九郎眼眶一酸,轻手轻脚走到身边将人虚虚环住。张云雷愣了下,紧紧回抱。

“九郎我真没什么事儿,好好的。”

“没事儿就好,角儿咱们去医院看看吧,有我陪着你守着你伺候你呢,咱什么都不怕。”

九郎拉开距离半跪在轮椅边,正准备劝被一股冲味呛了呛。

“这什么味儿啊”

“大林给我上的红花油”二爷站起来跺了跺脚以示健康,欲哭无泪,“我真的没事儿,他俩吓唬你呐,这一腿油可呛死我了。”

一线天还没缓过来,眉心皱得眼都没了。

“九郎,我啥事儿没有,真是吓唬你呐”说起来小张老师还有说不出的委屈,“九郎,他们都觉得咱们俩,不好了。”

“瞎说,咱们好着呢。”

二爷终于把九郎掺起来了,没有扽他也没有放任他跪着,伸手又一次把九郎圈起来埋脸入颈。

“可是,他们都觉得咱们不好了。”

缓过来的九郎突然来劲了:“他们知道什么呀他们又不跟你睡。咱要不好我能急成这样这一脑门子的汗?咱要不好你能给我点黄焖鸡?咱要不好我能我天天费劲吧啦心甘情愿伺候你?咱要不好你一个拿钱当命的人会会给这么多零钱让我在外面挣脸?要不是爱我你能吃醋生气?别理他们。除了咱们自己谁都没资格说咱们不好了。我就说咱们能天长地久。”

辫儿就着濡湿的肩膀不肯分开,我二爷铮铮铁汉,泪眼婆娑的样子绝不能被别人看见。

“九郎,九郎啊,还是你好。”

次日清晨九郎发了张抵着头的亲昵合照,不发一言。
辫儿转发了还圈回了春姐:
“我们两口子的事儿你管得着么你。”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