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启相柳氏

乱花渐欲迷人眼

西厢记·寄方

作为玫瑰园三公主之一,辫儿在郭莺莺和陶君瑞的爱情中存在感极其之高。君不见西厢记有一个神级版本,名儿叫的就是《红娘》。

大家都是小孩儿的时候可以睡一张大床,三位公主加一童养驸马横一块儿不是问题。

长大了就不行,刨掉俩不守信用长一半儿不长了的,剩下俩是非得一人一床不可了。

陛下驳回了林崽儿和陶崽儿俩人挤挤更开心的请求,表示一碗水端平你们一个个早有能力置办房产的都滚出朕的魔仙堡吧,大林入主东宫给朕看着江山。

阿陶宝宝心里苦,但他不说。

阿林宝宝心里也苦,于是他嘚吧嘚不停地说。

二爷趴着骚扰新搭档的日常被骚扰得不堪其烦。

想他了就去找他,要房有房要床有床还没听壁角的,多好。

神兽的小粉腮腾就红透了。

不行不行不行,我是大家闺秀千金小姐我怎么能主动干出这个事儿呢。
诶老舅你要不替我问问阿陶的意见?

二爷气乐了反手给手机抠床上。

哟你俩这事儿还有商有量呐挺别致啊,行行行我给你问你还有事儿没有没有出切。

张云雷,你躺的我床,这是我房。

陶阳没法不同意,郭麒麟一天到晚小嘴儿叭叭的他都习惯了,耳朵边静下来的感觉很不习惯。

还有另一种兴奋也在勾着他。

但他是少年成名的麒派老艺术家,哪怕是突然角色从义薄云天又微带蔫儿坏的老生转型为潇洒俏才郎的小生也一如既往地谨慎。

习惯了安排周密的陶君瑞和家教甚严导致不大有安全感的郭莺莺是绝配,一步步筹谋好了时间地点借口和伪证证人。

屏幕前姨母笑的cp粉表示很满意。

唯一不满意的是红娘辫儿,你俩商量事儿能不经过我么?知道怕爹怕师傅怎么就不怕舅舅呢?都是娘家人来回折腾老舅算啥,有本事找于老师传话啊。

苦就苦在期待又焦虑的大林根本看不见发小的苦恼

老舅你说我真去嘛?我还没红呐万一我爸爸心梗发作谁养家啊?

你盼姐夫点儿好行不行?你都给人陶阳勾搭成那样了魂不守舍的好家伙昨天演出都忘词儿了差点没让姐夫给踹死。啊,完了你跟人说皮儿薄不好意思不去了,他能死台上,七天后你就给他过头七去吧小寡妇。

那那那那那还得去呗,诶你说生好多好多孩子以后搁玫瑰园里多热闹。

张白纸惊了:我的天呐你都说了什么啊

二爷冷静了一下,找回理智的他惊觉自己就多余劝,这俩吃可爱多长大的看着软软糯糯,其实主意正着呢,倔起来牛都拉不住。

闲的自己累半天给他俩疏导,疏导个屁自己对象还没调教好呢。

#等空了写佳期#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