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启相柳氏

乱花渐欲迷人眼

西厢记·佳期

坐在陶阳小区楼下长椅凳的时候,辫儿觉得世界疯球了。

按计划,大林在老舅的掩护下到西厢下院会情郎,对玫瑰园就说一起贴锅子去了,神不知鬼不觉,何况还有九郎九龙在外接应。

要不怎么说做贼心亏呢,谁家大老爷们儿出门东护西挡的。

可叹这问题出就出在,二爷一路都没找到功成身退的时机。

“老舅你说我这件衣服是不是显肥啊?”
“老舅你说我这个香水是不是不够浓啊等到地儿了会不会尾调都没了?诶不行不行太浓了暗示太明显了人嘴两张皮有会说的不会听的跳到黄河我都洗不清了......”
“诶老舅你说阿陶现在在干嘛呐?啊呀不能想不能想羞羞。”

老舅抿嘴不答,老舅闭眼不看,老舅充耳不闻。但是老舅跑不掉。

泰山崩都面不改色的陶老板开了门以后缓了好一会儿,闺蜜陪着相亲这事儿有,没听说过还有闺蜜陪着约会的。

地上只有一双情侣拖鞋,另一双在陶老板脚上。

三脸懵逼说的就是这个情景了,阿陶细致,从玄关一眼扫去日常用品鞋凳杯盘都是双人份,大陈设小摆件儿温馨利落,件件具是家的模样。

大林倒是没来得及尴尬,他在从开始造势到渐渐有声名的路上走得太苦,一步一步努力养活老父亲府里上上下下几百口人的路还太长太远,远得令人心里没个着落,现在乍一眼看见一个自己飞累了以后能落下来栖息的窝,感动和爱意都快溢出来了。

感性的人冲动起来是魔鬼,阿陶当机立断捂住大林准备开口邀请老舅参观参观的嘴建议到:“内个楼下有家锅贴不错您要不去尝尝?”

张云雷没来得及反驳,陶阳已经后退一步关上门了。

张黛玉刚一回神就吃了闭门羹,恨恨地想我这是冲着贴锅子去的你才吃锅贴。

被扔出墙的红娘趟到木椅上坐下准备打个滴滴自给自足。

开锁屏,点开微信,微信钱包。

诶我好像有好几个新信息没回,sei想我了。

回完了最近刚开始热络起来的小瞎儿,摁住了闹闹腾腾的九龙,挡住了难得问政的郭老爷子的询问。

诶我想干嘛来着?

算了,太闹心了这一天天的。

也不知道这个缺心眼儿大外甥是真粗神经还是假客气,算了再给大林两百个心眼儿假不成这样,看起来是真傻。

红娘喜欢张生吗?
这是个从元代吵到当下的千古难题

可能,也喜欢过吧。

二爷想起那年难得的两人同台,一个曲儿又一个曲儿地接着,一阵儿又一阵儿的满堂彩。想起阿陶往骨子戏里加小创意时受委屈自己上去安慰的晨光。想起自己倒嗓陶阳倒仓俩人相互调侃的无奈。想起自己嗓子一天天好起来阿陶天天拉弦儿打板儿看似专心致志一门心思地说相声。

其实小辫儿悄悄想过俩人以后要是一起搭伙过日子半屋旧书半屋老碟儿一桌子板儿弦儿,京胡配三弦儿,还是很搭的吧。

张生知道红娘的心思吗?
谁都不知道这个大猪蹄子是怎么想的。

如果不喜欢,人前正经的书生怎么可能在他面前蔫儿坏痞气小淘气可爱得让人想捏一把;如果喜欢,他怎么舍得撒泼打滚求红娘替自己牵线搭桥,跟别人。

也许逗哏必须跟捧哏搭吧,行当相同怎么能有爱情。

然后大林就捧哏转逗哏了,陶君瑞还是满心满眼的他的傻媳妇儿。

谁承想呢,最后认命地费劲心力撮合俩人的还是自己。

手机震动地掉在才引起了主人的注意,手机若有灵,此时怕要哭成刹车堂堂。

“角儿角儿角儿内啥我这边约了贴锅子呢结果被人鸽了,一个人可太难受了您要是不嫌弃我能不能请您吃个饭?愿意受累陪陪我嘛?”

无端春兴遣谁排,咬定罗衫耐。

红娘其实,就是太寂寞了吧。

幸好,幸好。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