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启相柳氏

乱花渐欲迷人眼

凤还巢(上)

【细短预警,主要是我把锁麟囊写崩了只能换个场子换换心情】

于侍郎今天游春游出事儿来了,他一个人牵鹰遛狗去的郊外,回来鹰飞狗跳地多拉了一个人回来。

把鹰犬锁回天打雷劈以后于老爷子将这一从天而降的书生安置在书馆攻读,唤来疑惑的爱妻二娇儿嘱咐几句。

却说那于老爷的一双爱子,大二子姓王叫王九龙,是左隔壁老王家的;小二子姓郭叫郭麒麟,是右隔壁老郭家的。

于老爷戎马半生叱咤风云,遇上这么两位托妻献子的哥们儿也算是家门不幸。好就好在于郭两位志同道合关系非同一般,郭黑胖子是个小机灵鬼儿惹人爱,于老爷一妻一妾一夫二子也算是享尽了齐人之福。宽宽心摔个跤日子也就过下来了。

大家内堂坐定于老爷子止不住得意之情:“麒麟我儿,你父今日游春遇见故人之子陶阳,见他文武双全才智过人,我料他来日必能直上青云,所以将你的终身许配与他了”

郭麒麟没对过得的词儿从来抓不住重点:“故人?又是什么故人?爹您到底有多少旧情人儿啊当心我爸爸巡按回来恁死你。”

“你在我眼皮子底下晃了一十六年我都没恁死你还当掌上明珠供着他凭什么恁死我?好了别贫了,婚期就定在下月十六,早早准备去吧。”

夫人不干了,她是正室王九龙是长子,嫡子未昏就把次子配给未来状元郎了这搁谁谁受得了。

但是她反驳失败了,老俩口的狼狈为奸官官相护旁人简直插不进去手和口。

哼,此路不通另选他路,我可爱的大胖小子还怕勾引不到一个男人。

摊上个偏心爹不可怕,王九龙最惨的是遇上个死心眼儿妈。

是夜,在妈妈的鼓励和威逼以及对雏凤状元公的好奇之下九龙来至书馆登上阁楼一抬手就哐哐砸门。

“谁啊?”

“我。”

“你谁?”

“我是你姥姥,开开门儿再说不行么非得隔着门喊呐?”

嘿你说这人,还真哏。

“嘎吱吱吱吱——”

一米九的大楠慌了,话里都带着颤:“这门多久没上油了怎么动静这么吓人呢?妈耶怎么没人呢?陶陶陶陶阳你在哪儿呢?”

“在你跟前儿呢,低头。”

“不是,未来状元就这么高啊?那你中了榜以后骑不骑得上马呀?”

“你管着管不着。你到底谁?”

“我?王九龙!......的弟弟郭麒麟。”

“岳父说郭麒麟貌美贤淑,与我甚是般配。你......你怎么会是郭麒麟?”

我王九龙就没受过这种委屈!

九郎一把拽起陶阳就给他甩在一人高的落地烛灯前面,弯腰怼在阿陶面前就开始逼问。

“我不貌美?我不贤淑?我哪点儿配不上你了?”

阿陶冷静地看着与自己险些鼻尖儿相触的九龙,三秒以后勾唇笑了笑,

“挺好,就是个儿高了点。”

九龙被喷在颊上的鼻息润晃了神,盯着阿陶精致的脸和笑容懵了好久,颇有种一眼万年的意思。回过神来阿陶已经跨在门背手仰头看月了。

“咳,御弟哥哥”九龙扶着门框,“来一起睡觉么?”

阿陶回首,侧脸在月光下神圣得好似即将乘风归去。

“你看着月亮,上面有个蛤蟆。”

“啊?哪儿呢?”

“你出来看。”

“哦哦好。”

“看见了么?”阿陶后退。

“啥也没有啊。”

“再仔细看看。”

——吱吱吱吱嘎

“陶阳你给我把门开开!”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