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启相柳氏

乱花渐欲迷人眼

戏牡丹

天庭丹药世家谢神仙盯上这位凡间药铺小机灵鬼儿已经很久了,长得又好看说话又好听。便宜别人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人称药界白牡丹的李鹤东在自家店门看着这个笑嘻嘻来砸招牌的高人,又气又乐,这人怎么能这么哏。

“烦恼膏、称心丸、怨气散、如意丹,就这儿四样,赶紧拿来吧您就。”

“凭什么啊您要我这儿就得有。”

“你这儿不挂着万药俱全的招牌呢嘛?”

“那我非得给您?”

“诶对,你今儿非得给我。”

“那我要是不给呢?”

“不给?不给我可就砸你招牌了啊小东东!”

小东东盯着满脸堆笑不干人事儿的大高个儿只想揍人一顿,“说吧你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哪家店来挑事儿的?”

“说出来吓死你,我可是神仙。这四丸我可都能练出来啊。”

“你能练?”

“能啊。”

“那你练一个?”

“那我神仙能随便动手嘛,我要是练出来给你看,你可得跟我走。”

“那你别练吧。”

想他谢大辈儿世家出身人人高看一眼,什么时候遇上过这么不搭茬的!你不按套路来我怎么往下说!零分捧哏!

“别不练啊,那,那你就不好奇么?”

“我好什么奇?又不是我大白天霸着人家小铺子吱哇乱叫打搅生意的。”

“那你拿这四味药来我看。”

“怎么又绕回来了?”

“拿不出来我可就砸招牌了啊!那你不就没了老招牌没生意了么,那你没生意你不得找个地方过日子么?要不要考虑跟我走啊?天上日子可好了我跟你说。”

“什么玩意儿?”

“I do.”

“我削你信不信?”

“你应该说I do, too啊。”

“我吐你一脸我。”

谢神仙看着激愤的小可爱忍不住上手揉脸捏下巴,

“你说你长这么好看怎么这么不文明呢?”

“撒开撒开,不就是要四味药,给你给你。”

李牡丹扭回身打柜里端了把带背的藤椅出来,“坐!”

神仙乖乖地依言坐下和小可爱平视。

一米八多的小可爱:。。。。。。

“行了你走吧。”

“嗳......嗯?”

“东西都给你了,还不赖着儿干嘛?”

谢大辈儿展开空空如也的手掌开始蹬腿儿撒泼,

“哪儿呢哪儿呢?”

“听着啊,寻事生非,说的就是你,烦恼膏!是不是你就说是不是!”

“算得。称心丸呢?”

“我不仅没拿大扫把赶你我还给你搬椅子,是不是服务十分到位?称心丸!”

“顾客反映不错,怨气散呢?”

“你我至今没打起来简直感天动地,人间不仅少一笔血债还能起劝教作用,这么和和气气算不算得怨气散?”

“如意丹呢?”

“都这么美了还不如意嘛您?”

“没有,这才哪儿到哪儿。”

“那你想怎地?”

“想万药俱全的老铺如我心意。”

“你那心意浪得跟海底针似得谁能猜着?”

“你就是我的心意。”

也不知道那天驾鹤而来的神仙使了什么法子,人间再无风情万种的白牡丹,天上倒是多了一对儿炼丹的眷侣。

那天九重天金嗓子张采荷来串门,还带了个年画似的大胖仙姑。

仙姑咋咋呼呼就怕执笛少年踩空,

“你可不知道他上次喝醉了从云端跌落,掉到人家让人给捡去说相声,遭老罪了。”

二爷还是嘚嘚瑟瑟啥也看不上的纨绔样子,一点儿没有自幼艰苦修出来仙身的架子端着。绕厅堂跨小院儿来到丹炉前,大辈儿出门锄药花去了,李鹤东正揉着腰往炉里添火。

泛黄的张白纸跟学术的李白纸一拍即合,展开了文言讨论,杨仙姑脑袋有点儿嗡嗡地主动去看炉子了。

“我与师爷鱼水相投,各成风流,原是一桩美事。只是我那外人本是纯阳,连宿数晚,自夜达旦,两相采战,云雨多端,竟然并不走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苦了你了。”

“嗯,我尽力奉承,想来天下男儿具都一样,不怕彼不降也。未曾想不能得其一泄。”

“来来来我有一法,你与他旦行云雨之时,以手指其两肋,他必不及提防一泄其精,也免得你,噗,终日受苦。”

后来的后来,杨小瞎瞪着眼护了三天的法,才使自家角儿免受道友一顿暴揍。

“你下回能不能嘴不要这么碎啥都说?”

“怎么了呢,下回再说你不帮我了?”

“帮,自家的角儿可不得护着。”

“那我有啥怕的。”

评论(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