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启相柳氏

乱花渐欲迷人眼

卑鄙的我

夜深,人静,更漏无声。

我得逞了,他想。

二爷把床头灯调得亮了一点,戴上眼镜闭目养神。

黄色光透过眼皮打进脑子里,是大片大片躲不掉的红。

我终于豁豁了一个良家妇男,就在这儿,就在昨天。胖乎乎的良家妇男内心挣扎就这么被自己摁没了,连哄带骗的。

二爷嘴角勾出一个冷笑,人家是真的喜欢你么,就这么上赶着勾搭。

九郎推门进来就看见小辫儿靠着床头撒癔症,领口半开,喉结锁骨漾着无尽的性感春意。

不好,克己复礼克己复礼,不能被榨干。

就,亲一下?

亲一下不会有事的。

“姑娘叫大莲,俊俏好容颜。”

额头

“似鲜花无人采”

摘下眼镜吻去盈睫的珠泪水光

“琵琶断弦无人弹呐”

“怎么了这是?”

“奴好比貂蝉思吕布啊”

“嗨嘿,张老师,睁眼看看我。我在这儿呐。”

“又好比阎婆......唔你干嘛”

九郎心满意足地侧过身把人搂在怀里,选择性忘记怀里人比自己高的事实。躺着呐,高矮什么的不要在乎。就算站着还能踮脚呐。

“怎么啦角儿?跟我说说,别慌。”

“九郎,我有段儿时间都想放弃你了,可坚决了。特没用最后还是没舍得。”

“幸亏”

“诶九郎”

“嗯?”

“你说我要是,无灾无病又不这么撩你,你还能跟我一块儿嘛?”

感受着九郎的胸腔震动,没来由一阵心安。

“反正你不说我是不敢想,姻缘要是错过我也觉得亏。”

“我不主动咱俩就不能一块儿呗?很不喜欢杨九郎。”

“我们九字儿都可爱又勇敢,干嘛不喜欢我。”

“出切!”

“欸欸欸,咱们是两相情愿,你不追我我也追你昂。”

“嗯,回来吧。”

评论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