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启相柳氏

乱花渐欲迷人眼

五女·第一折·前拜寿

大上寿的日子,良辰吉日。

桃胖多会并日子呀,同日生的老两口四十大寿暨戏班子成立二十周年纪念日,流水席备了整三天。

老两口美滋滋在房里换情侣衫的时候,小两口也一对儿一对儿到家门口了。

小管家阿陶晃悠晃悠地在前厅摆寿桃寿果,摆完桌面排桌椅凳,排完地面擦二胡,擦完弦乐擦管乐,擦完御子板的时候门房一声报硬生生报成了贯口:

“禀老爷先生,扬州大公子大姑爷苏州二公子二姑爷杭州四公子四姑爷五公子五姑爷一齐进京摆手来辽!”

郭老板于大爷到得前厅,拿手里扇子一招:“快请进来~”

儿子儿徒们呼啦啦涌进前厅,贺礼哐哧哐哧堆一院子。

皮皮堂:“今天上寿三只羊,炕上坐着有寿的娘。今天吃了长寿面,愿我娘福寿绵长,福寿绵长~”

周大相公平时冷淡,在长辈面前倒是殷勤搭话:“还是三只小玉羊,取个三阳开泰吉利话儿,您看看。”

炕上俩爹面面相觑,桃爸胡撸胡撸脑勺,想了想:“你是不是想勾引我的皇后出轨。”

母仪天下于大爷:“是啊。”

桃爸秀恩爱不遗余力:“来不及啦我俩都几十年了,他现在年老色衰除了我谁看得上啊。”

风韵犹存于大爷:“嗬,在这儿等着我呐?”

厅堂一众儿徒听得想相约去车底。

桃爸终于收回目光瞄到尖嘴猴腮的日玉,他这孩子本也帅气,就是不大耐看。可能是相由心生,这孩子自小娇惯脾气大还目中无人,谁也看不上跟谁都处不来。谁承想嫁了个妻管严属性的富商,小日子过得还算滋润。

思及二儿一被冷落就作妖的恶习,桃儿叹了口气,慈爱开口,

“行啦,来都来了匣子也开了,带了什么呀都说说吧。”

日玉:“今天上寿两只鹅,炕上坐着有寿的婆。今日吃了长寿面,愿我娘福寿三多~”

二儿撒娇没有堂堂自然的娇憨,不自主悄悄带入角色的于大爷搓了搓鸡皮疙瘩,“呦呵,纯金的鹅,这可不便宜啊。”

桃爸:“这啥寓意?你俩曲项向天歌?”

刘草乙想也没想,直言寓意顶个屁,关键是值钱。

吉日放厥词,在场诸位脸色微微一变。桃爸一窝崽子哪个都护,有心调和:“也是,金子保值,钱生钱利滚利,好兆头啊。”

九龙趁隙翻过一篇儿赶紧奉上寿礼。当然了,龄龙还是那对龄龙,挑寿礼时吵半天打半天哄半天,一天半过去才定下来一座色泽喜人的大珊瑚,红艳艳俩人轮流吹。

不算私生子周九良尚书之子周公子的话,郭麒麟是在场唯一一个于老爷亲生的郭姓子弟,嫡亲的郭少爷。

郭少爷要是闹将起来也就没其他公子什么事儿了,奈何五少爷年纪小,脾气好。五儿婿壮壮也是沧桑尽阅萌态不改,套路好手段高,就怕护妻狂魔能耐大,这一对儿一直就是传说中别人家的两口子。

当是时嫡亲少爷把价值不菲的寿礼顺手一堆,窝在亲爹于大爷怀里就开始叙家常,阿陶边码着寿礼边笑着看这厢碎嘴遇见嘴碎假模假样地两眼泪汪汪,孰料猝不及防被冲来扒拉礼物日玉草乙一拽,忍了忍郁气晃去桃爸身边了。

攀比是人类的恶习,桃爸搂着阿陶宝宝对着儿徒们说半天才把这棒子祖宗送去花厅,扭回身吩咐下人茶随意上点心不可多放。

桃儿想想还是觉得惆怅,扭回头跟于大爷撒娇,说还差俩,今儿要是能到齐了该多好。于大爷盯着未点燃的寿烛叹了口气,“儿孙自有儿孙福,辫儿有辫儿的造化。”

话未落地老家院精神抖擞地迈进前厅:“禀老爷、先生,三公子三姑爷上门拜寿来了。”

老两口浑身一震,三公子和谁?

我滴个天呐,三公子倒仓倒出姑爷来啦?

“叫进来吧,赶紧叫进来。”

阿陶和郭少爷、辫儿都是自小一屋长大,关系极好。少爷天天往娘家玫瑰园里扎也是见多不怪,辫儿一走六年音信全无,怎不叫人激动忘怀。

桃爸招呼人总是没有于爹亲切,辫儿哥进得门来好久带着拘谨和些微不安,白胖姑爷握着他手给他安全感和支持。

阿陶眼尖,发现俩人不仅无随从侍婢,甚至两手空空。

上寿无礼叫人张不开嘴,三姑爷就着辫儿的手捏了捏,又拍了拍,在辫儿习惯性叹气前点鼻子刮下巴,愣是把老两口看得想离场。

真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啊。

桃爸今天又是场控担当呢,斜睨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嘬了两口酒的于大爷内心毫无波动。

“你们俩风尘仆仆,从哪里来呀?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日子还成,想着今年是整寿,这么大的日子非得回来不可。爸、爹,寿诞万福。”

“哦哦,内个,姑爷怎么称呼啊?”

“爸爸、爹爹,我叫杨九郎,您叫我九郎就成。今儿给二老磕头拜寿了,祝您万寿无疆!”

“爸、爹,这是九郎,是个读书人,我俩好五年了,他对我很好。”

“哟这俩孩子,快起来快起来。”

阿陶实在没忍住上去抱了下故友,抹完泪又埋怨人家,“要来怎么这么迟,饭点都快过了。”

“半道上遭贼了,一路走过来的。”

于大爷心醉身不醉,耳朵尖儿异常灵敏,“什么?你俩遭贼啦?那贼长什么模样啊?”

辫儿在对话中慢慢放松下来,闻言无奈一摊手:“我哪儿知道切,一转身啥东西都没了就剩这么个傻berber了。”

桃爸看着依然呵呵傻笑的年画大兄弟叹了口气,之前还怕是个有文化的流氓诱骗良家少男,现在看来被吃得死死的人并不是自己家的。

“走这么远累了吧?估计也该饿了,让阿陶带着去厨里翻点儿好的吃吧。”

评论(5)

热度(45)